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云南澳洲坚果面积产量何故金榜题名

  澳洲坚果品质越来越好,价钱却越来越亲民,这得益于研究人员数十年来的探索研究。他们不断选育出更好的澳洲坚果品种,创新栽培技术,并把新技术带到田间地头,让林农学会使用。云南在这方面所做的工作尤为出色。目前,云南澳洲坚果种植面积和产量已双双占据世界首位,而且种植面积超过全球其他地区的总和。难怪人们会说,世界坚果看中国,中国坚果在云南。

  澳洲坚果从种植到产品,包含一系列复杂过程。围绕这个系统工程,云南省科技人员探索出一系列技术,形成了云南澳洲坚果完备的技术体系。

  赵晓东告诉记者,云南澳洲坚果推广主要技术有:良种选育技术、丰产栽培技术及产后处理和加工技术。其中,澳洲坚果丰产栽培技术曾被农业部遴选为主推技术,包括澳洲坚果砧木苗培育、嫁接苗培育、园地选择与规划、品种配置、施肥技术、修剪技术、病虫鼠害防治,以及采后处理和加工技术等。

  据云南省林业技术推广总站副研究员聂艳丽介绍,云南省筛选出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良种有11个,这些品种具有丰产、早实、优质、耐寒等特点。

  赵晓东说:“目前在生产中广泛应用的技术体系,都是基于近20年来云南省承担并实施的70余项澳洲坚果项目。云南省推广的技术成果获得地厅级以上科技进步奖9项,其中包括2009年度云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2007年度云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授权发明专利5件,已发布行业标准7个、地方标准2个。云南澳洲坚果科技成果处于国内领先水平。”

  澳洲坚果对环境有特殊要求,推广应用前必须了解它们的适生环境。云南省热带作物研究所副所长倪书邦研究员说:“云南省地处内陆,土地资源丰富,具有发展澳洲坚果产业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尤其在海拔800米-1300米,温度不超过32℃(20℃-25℃之间生长最好),年降雨量分布均匀、不少于1000毫米的地区生长最好。澳洲坚果属于较典型的资源约束型产业,仅能在不受台风危害的地区商业性发展。根据澳洲坚果宜植地区划,云南适于发展澳洲坚果的土地资源在3000万亩以上,主要分布在西双版纳、普洱、德宏和临沧。”

  云南澳洲坚果主产区包括临沧、德宏、普洱、版纳4个州市16个县。目前,云南省已在这一区域营建澳洲坚果示范区8500亩,推广使用澳洲坚果科学技术成果面积达178万亩,占全省种植面积的69%以上。

  “我们主要还是从品种、栽培和加工3个方面进行技术推广,以产学研结合、育繁推一体化的方式,开展良种和丰产栽培技术推广示范,同时也为老百姓提供广泛的技术培训和技术指导。”倪书邦说。

  澳洲坚果良种及山地栽培关键技术的示范与推广全都按照标准化进行,这样做可以极大地促进产业化发展水平,对云南澳洲坚果标准化种植水平的提升具有重要意义。

  据倪书邦介绍,云南在澳洲坚果品种方面,主要推广的是良种种苗的规范化繁育技术。在栽培方面,主要推广果园规划与合理布局、澳洲坚果树体管理技术、病虫害绿色防控技术、营养诊断指导施肥技术、果园水土保持技术、节本增效技术、符合山地环境的农业机械化技术等。在加工方面,目前涉及面较广的是果实采后的规范化处理技术。

  目前,澳洲坚果在云南的种植,已经从零星、分散、小规模转向规模化。产业链各环节分工更加精细和专业化。

云南澳洲坚果面积产量何故金榜题名

  在中缅边境的小山村——云南省临沧市镇康县田坝村,村民王习宁2009年开始种植澳洲坚果,当时只种了400亩。他相信科学,每个栽培环节都按照专家教的办法去做,用良种良法栽培管理自家的果园,并在果园中进行澳洲坚果套种。如今,他的澳洲坚果园发展到1500亩,2016年挂果700亩,毛收入超过100万元。在果园发展的基础上,他又做起了庄园观光游玩,让澳洲坚果带来一系列收入。

  田坝村有农户471户2263人,其中苗族216户876人,是典型的山区民族村。过去,村民靠刀耕火种吃饭。2009年,澳洲坚果开始在这个村“落户”,目前面积达到29300亩,人均12.9亩。其中,种植上百亩的大户有9户。2016年,挂果面积达5000亩,产量160吨,产值480万元,全村人均增收2121元,实现了边疆地区贫困人口脱贫摘帽。

  在国外,澳洲坚果被称为“懒人的摇钱树”。云南省热带作物研究所研究员贺熙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植在适宜环境条件下、采用良种壮苗和丰产栽培技术进行抚管,4年-7年开花结果, 10龄树进入盛产期亩产干果200千克-500千克,按每千克20元收购价计算,每年每亩产值为4000元-1万元,1万亩每年产值4000万元-1亿元,产果期长达80年,可谓一劳永逸。

  林业技术推广项目一般是3年,一个项目平均推广种植澳洲坚果良种容器嫁接苗60万株,按容器嫁接苗的造林成活率比裸根苗造林提高50%计,每亩可节约种苗和补植补造投资200元。良种容器苗造林成活率达95%,比裸根苗造林成活率提高50%以上,每亩可节约种苗及劳务等费用100元以上,1000亩示范林累计可节约30万元。

  贺熙勇说,他们在农业部景洪澳洲坚果种质资源圃、景哈坚果基地4700亩试验地、景哈基地300亩试验地、孟连试验地做喷施杀虫剂对比研究,结果表明,“溴氰菊酯+阿维菌素+酵素组合”效果最好,不仅防效达91.22%,而且还增产61.63%,每亩净收益可达625.895元。

  临沧市云县是甘蔗种植大县,近年受到国际经济的影响,种甘蔗的经济效益一路下滑,一些种植户开始改种坚果。村民鲁彪说,种植甘蔗一亩地的产值是1260元。如果种植澳洲坚果,每亩地坚果产量可达到100千克。目前,坚果的市场价是每千克40元,一亩坚果的产值就超过4000元,是种植甘蔗的3倍多。

  如果采用云南澳洲坚果套种技术——“坚果+咖啡”的种植模式,每亩地除了种植坚果外,还可以种植330株左右的咖啡。“种植咖啡,家里的老人和小孩都可以采摘,工价也会低一些。”

  目前,云县幸福镇种植户采用“坚果+咖啡”种植模式,每亩可产咖啡鲜果1.5吨,产值可达4500元;坚果亩产0.15吨,产值可达6000元。贺熙勇研究员说:“预计可实现亩均总收入10500元以上。可以预见,澳洲坚果将成为云县又一具有特色的农业经济新产业。”

  赵晓东告诉记者,澳洲坚果推广不仅给林农带来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也带来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且不说这一产业对云南省高原特色农业产业发展的战略规划和云南省“桥头堡”战略的贡献,单单从澳洲坚果良种繁育与丰产栽培技术示范与推广使老百姓改变粗放经营的习惯、提高种植水平这点看,这一技术体系的推广,就有着了不起的贡献。

  聂艳丽说,种植澳洲坚果还能撑起一道美丽风景,坚果树树形美观,四季常绿,不易燃烧,防火效果好,适宜在高速公路等通道两边推广种植,而且作为水源涵养林和水土保护林,都能发挥很好的生态作用。“根据云南省澳洲坚果种植区山高坡陡的地理地貌特征,按造林地郁闭后每年每亩蓄水25立方米计,260万亩澳洲坚果林地每年可蓄水5.22亿立方米;按每年每亩森林可保土4吨计,260万亩澳洲坚果林地每年可保土1040万吨;按每公顷森林每年可减少土壤中的有机肥流失0.84吨,260万亩澳洲坚果林地每年可减少流失土壤中的有机肥14.56万吨;1亩森林日释放氧气49千克,吸收二氧化碳67千克,260万亩澳洲坚果林地日释放氧气14.74万吨,吸收二氧化碳17.42万吨,形成一个硕大的天然绿色氧气库。”(本文照片由聂艳丽提供)

  澳洲坚果(Macadamia spp.)又名夏威夷果、澳洲胡桃、昆士兰坚果等,为山龙眼科澳洲坚果属常绿乔木,是澳大利亚本土植物中唯一被驯化成为世界性栽培的油料树种,原产于澳大利亚昆士兰东南部和新南威尔士东北部沿岸的亚热带雨林地区(南纬25°-32°),是世界公认的名贵食用干果和木本油料,种仁脂肪含量达78%以上,其中不饱和脂肪酸占84%。澳洲坚果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和钙、钾、磷、铁、硫、锌以及B族维生素,因其丰富的营养和独特的风味,在国际市场上深受消费者的喜爱。

  澳洲坚果已有150多年的发展历史,近20年来已成为全球栽培面积和产量增长最快的果品之一。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预测,全球市场澳洲坚果的果仁需求量在40万吨以上,而目前供应量仅有4.64万吨。因此,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国际市场上澳洲坚果将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我国的澳洲坚果种植面积已达260万亩,排世界第一。尽管澳洲坚果的种植面积在扩大,产量也在上升,但随着消费量的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现有市场的需求还会不断扩大。发展澳洲坚果产业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